王永刚到汪川镇检查防汛减灾工作

2020-08-14 浏览次数 29

 

  秦州区融媒体中心8月13日讯 8月13日,秦州区委副书记王永刚到汪川镇检查防汛减灾工作。 

  王永刚先后到闫沟村、成刘村地质灾害监测隐患点和汪川河重点区域进行实地查看。

  王永刚要求,要把防汛减灾工作作为近期的重点任务,抓紧完善镇村应急预案,建立到村到户的责任体系,全面排查掌握地质灾害隐患点,不漏一村、不落一户,对存在安全隐患的重点地段、重点区域要采取有效措施进行治理;要逐户排查群众住房安全隐患,提前做好群众转移疏散等应急处置准备工作,确保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要加大河道、水库等重点地段巡查力度,尽快做好应急抢险物资储备,确保抢险救灾快速有效;要严格落实24小时值班值守制度,村干部、驻村干部、帮扶工作队要守在一线,及时通报雨情、汛情,做好地质灾害预警,做到灾情险情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处置、第一时间上报。(编辑 靳艳艳)

福建省 - 网上纪念

福建省

2019-12-15 浏览次数 273

福建省,简称“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省级行政区。省会福州,位于中国东南沿海,东北与浙江省毗邻,西北与江西省接界,西南与广东省相连,东南隔台湾海峡与台湾省相望,福建省陆地总面积12.14万平方千米。[1] 

福建著名人物

福建地势呈“依山傍海”态势,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境内山地、丘陵面积约占全省总面积的90%;地跨闽江、晋江、九龙江、汀江四大水系,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2] 

截至2019年底,福建省下辖福州、厦门、泉州、漳州、莆田、龙岩、三明、南平、宁德9个地级市,共有12个县级市,44个县,29个市辖区。[3-4] 

截至2018年末,福建省常住人口3941万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35804.04亿元,比上年增长8.3%。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2379.82亿元,增长3.5%;第二产业增加值17232.36亿元,增长8.5%;第三产业增加值16191.86亿元,增长8.8%。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6.7%,第二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8.1%,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5.2%。全年人均GDP91197元,比上年增长7.4%。在中国大陆31个省份中,GDP总量排名第10,人均GDP排名第6。[5-7] 2019年10月,入选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8] 

福建,远古属百越之闽越部落,《禹贡》属扬州。在周朝为七闽地,春秋以后为闽越国。秦南平百越,置闽中郡。

汉高祖五年(前202年),承认驺无诸为闽越王于此。汉惠帝三年(前193年),分闽越地,封驺摇为东海王。建元六年(前135年),封驺无诸孙驺丑为闽繇王,复封余善为东越王,元鼎五年(前112年),闽越国叛乱,汉武帝率军平息,并以其地险阻,故迁闽越人于江淮流域,而福建隶属于会稽南部都尉管辖。

闽越国北迁之后,自汉始元二年(前85年)汉承认冶县、置东部都尉开始,中经东部都尉从冶县迁到章安(回浦),留下候官管理冶县,隶属于会稽郡,到设立南部都尉,再到建安十二年(207年)正式成立建安郡止,福建都在王朝军事管制之下。[13] 闽越王无诸

三国时属吴国,设建安郡,辖建安、南平、将乐、建平(建阳)、东平(松溪)、昭武、吴兴(浦城)以及候官、东安(南安、同安)共9县。

西晋太康三年(282年),拆建安郡为建安、晋安两郡,到梁天监年间(502~519年),又从晋安郡分出一个梁安郡,辖兴化、泉、漳等地。自晋宋至齐梁,福建初属于扬州,至普通六年(525年),福建属下的建安、晋安、南安三郡又归东扬州管辖。陈朝永定时(557~559年),陈武帝为羁縻陈宝应而设“闽州”,这是福建历史上第一个省级建制。州治设在晋安(今福州),下领建、晋、南三郡。天嘉六年(565年),闽州罢,还属东扬州。

隋大业三年(607年),把建安、晋安、南安三郡合并为一,称建安郡;原设置的15个县裁并为四(即闽县、建安、南安、龙溪)。郡治由建安(建瓯)移至闽县。唐武德初年,设泉、建、丰三州,下辖10县。州数和县数均为隋代的二至三倍。

五代十国时期,福建先后为闽国、殷国、南唐、吴越各国所据,区划名称几经变迁。

后唐长兴四年(933年),王延钧称帝,国号大闽,改元龙启,升福州为长乐府,称东都,领福、泉、建、汀、漳五州。

闽王王审知

元朝时期,置福建等处行中书省。至元十五年(1278年),置行省于泉州。至元十八年(1281年)迁福州,次年还治泉州。至元二十年(1282年),又徙福州。至元二十二年(1284年),并入江浙行省。至元二十三年(1285年),复置。次年,改行尚书省。至元二十八年(1290年),并入江西。至元二十九年(1291年),仍置行中书省。大德元年(1297年),设福建平海行中书省,徙治泉州。大德三年(1299年)撤销。至正十六年(1356年)复置。

晋江王留从效

清代,福建区划继承明制,设福建布政使司。省下辖有福州、兴化、泉州、漳州、延平、建宁、邵武、汀州八府及福宁州。顺治十三年(1656年),郑成功改厦门为“思明州”。康熙元年(1662年),郑成功驱逐荷兰殖民者后,改台湾为东都,设承天府,置天兴、万年两县,又在澎湖设安抚司。郑经治理台湾时,把东都改名东宁,升天兴、万年两县为州。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清廷统一台湾后增设台湾府,属福建统辖,下设三县一厅。雍正二年(1724年),升福宁州为福宁府;十二年(1734年),升永春、龙岩两县为直隶州。光绪十一年(1885年),台湾府单独设省。到清末统计,福建省共设有9府、2州、58县、2厅。省与府之间还设4个分道作为派出机构:宁福道驻福州,辖福州府、福宁府;兴泉永道驻厦门,辖兴化府、泉州府、永春州;汀漳龙道驻漳州,辖汀州府、漳州府、龙岩州;延建邵道驻南平,辖延平府、建宁府、邵武府。此外,清代在福建设置闽浙总督(驻福州或杭州)和福建巡抚。督、抚原属临时设置,可是后来迄未取消。由于督、抚权力很大,成为全省最高军事、民政长官,原来正式的省一级长官——布政使、按察使,反成属官。另外,清朝还设置管领满洲驻防旗兵的镇守将军,原和地方行政无关,却兼管海关和粮储道、盐法道,遂也成省级官员。延平王郑成功

辛亥革命后,历届中央政权均置福建省。民国2年(1913年),废除府、州制度,分设东、南、西、北四路观察使。民国3~16年(1914~1927年)改设闽海、厦门、汀漳、建安4个道;合并闽县、侯官为闽侯县,建安、瓯宁为建瓯县;改永春州、龙岩州为永春县、龙岩县;废除厅制,改平潭、云霄为县;析出同安县的厦门岛成立思明县。经过改革,全省计有4道、61县,仍然是省、道、县三级建制。民国23年(1934年)末,废除道的制度,成为省、县两级制;设10个行政督察专员区,分别驻长乐、福安、南平、仙游、同安、漳浦、龙岩、长汀、邵武、浦城等地。这是福建划分专区的开始。经过一段试行,又改划为7个行政督察区。在这前后,对县、市也作了调整。民国17年(1928年),从龙溪县划出华安县;民国22年(1933年),改思明县为厦门市;1934年,把光泽县划给江西省(1949年划回);民国29年(1940年),从沙县、明溪、永安县各划出一部分设立三元县,从建瓯划出一部分设水吉县;民国34年(1945年),柘洋(原属霞浦)、周墩(原属宁德)两个特种区改建柘荣、周宁二县;民国35年(1946年),把闽侯县的鼓楼、南台、仓山等地划出设立福州市。这样,从民国35年(1946年)至1949年解放前夕,全省共分7个行政督察区、2市、67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福建省人民政府驻福州市,直辖福州、厦门2市,分设8个专区、67县。[13] 

1951年,设立县级市泉州市、漳州市,分别划归晋江专区署和龙溪专区署管辖。建瓯专区改名为建阳专区。

1953年,原由晋江专区领导的泉州和龙溪专区领导的漳州二市改由省辖。

漳州南靖土楼

1958年,原由省直辖的泉州市划归晋江专区署管辖,漳州市划归龙溪专区署管辖,南平市划归南平专区管辖,闽侯县划归福州市管辖,同安县划归厦门市管辖。[13] 

1959年,恢复闽侯专区,辖闽侯、闽清、连江、长乐、罗源、福清、永泰、平潭等八县,专署驻闽侯县。

漳州碧湖生态园

1963年,设立三明专区,三明市划归三明专署管辖。

1970年,原南平、福安、闽侯、晋江、龙溪、龙岩、三明等7个专区改为地区。

1971年,闽侯地区改为莆田地区,行署驻莆田县;福安地区改为宁德地区,行署驻宁德县;南平地区改为建阳地区,行署驻建阳县。

1973年,莆田地区所属闽侯县,划归福州市管辖。

1975年,恢复柘荣县,属宁德地区管辖。撤销松政县,恢复政和县、松溪县,属建阳地区管理。

1981年,撤销龙岩县,改为龙岩市(县级),由龙岩地区行署代省管辖。

同年,还撤销三明地区,三明市由县级市升格为地级市,原由三明地区管辖的永安、宁化、清流、明溪、建宁、泰宁、将乐、沙县、尤溪、大田10个县划归三明市管辖。

1984年9月,撤销永安县设立永安市(县级),划由三明市代省管辖。

1985年,漳州市升为地级市,撤销龙溪地区;龙海、云霄、漳浦、诏安、长泰、东山、南靖、平和、华安县划归漳州市。泉州市升为地级市,撤销晋江地区;惠安、晋江、南安、安溪、永春、德化、金门县划归泉州市。1987年新设置石狮市、厦门市湖里区两个县级行政机构;厦门市的郊区更名为集美区。

1988年,建阳地区行政公署驻地由建阳县迁至南平市,并更名为南平地区。南平行署仍辖南平市、邵武市、建阳县、建瓯县、顺昌县、浦城县、崇安县、松溪县、政和县、光泽县。撤销宁德县,设立宁德市(县级市)。为宁德地区行政公署驻地。

1989年8月21日起,撤销崇安县,设立武夷山市(县级市)。11月13日,撤销福安县,设立福安市(县级市)。

1992年,撤销晋江县设立晋江市(县级);撤销建瓯县设立建瓯市(县级市)。原行政区划均不变,亦不增加机构和编制。

1994年,撤销南平地区,设立南平市(地级市)。撤销南平市(县级市),设立延平区。撤销长乐县,设立长乐市(县级市);撤销建阳县,设立建阳市(县级市)。[13] 

2014年5月,撤销建阳市,设立南平市建阳区。同年12月,撤销永定县,设立龙岩市永定区。[14] 

2017年11月,撤销长乐市,设立福州市长乐区。[15] 

截至2019年底,福建省辖9个地级市(其中一个副省级市)。共有12个县级市,44个县,29个市辖区。[3] [16] 

地方

车牌注册代码

县级行政区

政府驻地

邮政编码

电话区号

面积(平方千米)

福州市

闽A

鼓楼区

东街街道

350000

0591

11762.54

台江区

后洲街道

350000

仓山区

金山街道

350000

马尾区

罗星街道

350000

晋安区

岳峰镇

350000

福清市

玉屏街道

350300

闽侯县

甘蔗街道

350100

连江县

凤城镇

350500

罗源县

凤山镇

350600

闽清县

梅城镇

350800

永泰县

樟城镇

350700

厦门市

闽D

思明区

厦港街道

361000

0592

1651.98

海沧区

海沧街道

361000

湖里区

禾山街道

361000

集美区

集美街道

361021

同安区

祥平街道

361100

翔安区

新店镇

361101

漳州市

闽E

芗城区

东铺头街道

363000

0596

12873.66

龙文区

蓝田街道

363000

龙海市

石码街道

363100

漳浦县

绥安镇

363200

南靖县

山城镇

363600

云霄县

云陵镇

363300

平和县

小溪镇

363700

华安县

华丰镇

363800

长泰县

武安镇

363900

诏安县

南诏镇

363500

东山县

西埔镇

363400

泉州市

闽C

丰泽区

丰泽街道

362000

0595

11245.00

鲤城区

海滨街道

362000

洛江区

万安街道

362000

泉港区

山腰街道

362100

石狮市

湖滨街道

362700

晋江市

罗山街道

362200

南安市

溪美街道

362300

惠安县

螺城镇

362100

安溪县

凤城镇

362400

永春县

桃城镇

362600

德化县

浔中镇

362500

金门县

金城镇

362000

三明市

闽G

梅列区

徐碧街道

365000

0598

22928.79

三元区

城关街道

365001

永安市

燕西街道

366000

明溪县

雪峰镇

365200

清流县

龙津镇

365300

宁化县

翠江镇

365400

大田县

均溪镇

366100

尤溪县

城关镇

365100

沙县

凤岗街道

365500

将乐县

古镛镇

353300

泰宁县

杉城镇

354400

建宁县

濉城镇

354500

莆田市

闽B

城厢区

霞林街道

351100

0594

4119.02

涵江区

涵东街道

361111

荔城区

镇海街道

351100

秀屿区

笏石镇

351152

仙游县

鲤城街道

351200

南平市

闽H

延平区

四鹤街道

353000

0599

26280.54

建阳区

潭城街道

354200

邵武市

昭阳街道

354000

武夷山市

崇安街道

354300

建瓯市

瓯宁街道

353100

顺昌县

双溪街道

353200

浦城县

南浦街道

353400

光泽县

杭川镇

354100

松溪县

松源街道

353500

政和县

熊山街道

353600

龙岩市

闽F

新罗区

东城街道

364000

0597

19028.12

永定区

凤城街道

364100

漳平市

菁城街道

364400

长汀县

汀州镇

366300

上杭县

临江镇

364200

武平县

平川镇

364300

连城县

莲峰镇

366200

宁德市

闽J

蕉城区

蕉北街道

352000

0593

13452.38

东侨经济技术开发区

大门山社区

352000

福安市

城北街道

355000

福鼎市

桐山街道

355200

霞浦县

松城街道

355100

古田县

城东街道

352200

屏南县

古峰镇

352300

寿宁县

鳌阳镇

355500

周宁县

狮城镇

355400

柘荣县

双城镇

355300

平潭综合实验区

闽K5-8

平潭县

潭城镇

350400

0591

371.91

注:

1、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辖平潭县,其行政区域与平潭县重合,行政管理方面与9个地级市并列。平潭县行政区划仍隶属福州市,实际由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管辖[17] 。

2、福建省的金门、马祖地区,具体包括金门群岛(金门县)、马祖列岛(连江县马祖乡)、乌丘屿(莆田市秀屿区湄洲镇乌丘村)等区域,实际由台湾当局管辖, 并分别于金门岛设立“福建省政府”,其行政区划分别为:金门县、“连江县”(限马祖地区)、“乌丘乡(乌丘村)”(由金门县代管),一般通称为“金马地区”。[18] 

福建地处中国东南部、东海之滨,陆域介于北纬23°33′至28°20′、东经115°50′至120°40′之间,东隔台湾海峡,与台湾省相望,东北与浙江省毗邻,西北横贯武夷山脉与江西省交界,西南与广东省相连,连接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与台湾隔海相望,是中国大陆重要的出海口,也是中国与世界交往的重要窗口和基地。全省陆域面积12.4万平方公里,海域面积13.6万平方公里。[19] 

陆地海岸线长达3752千米,以侵蚀海岸为主,堆积海岸为次,岸线十分曲折。潮间带滩涂面积约20万公顷,底质以泥、泥沙或沙泥为主。港湾众多,自北向南有沙埕港、三都澳、罗源湾、湄洲湾、厦门港和东山湾等6大深水港湾。岛屿星罗棋布,共有岛屿1500多个,平潭岛现为全省第一大岛,原有的厦门岛、东山岛等岛屿已筑有海堤与陆地相连而形成半岛。

福州气候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温暖湿润[20] 。福建靠近北回归线,受季风环流和地形的影响,全省70%的区域≥10℃的积温在5000-7600℃之间,雨量充沛,光照充足,年平均气温17-21℃,平均降雨量1400-2000毫米,是中国雨量最丰富的省份之一,气候条件优越,适宜人类聚居以及多种作物生长。

气候区域差异较大,闽东南沿海地区属南亚热带气候,闽东北、闽北和闽西属中亚热带气候,各气候带内水热条件的垂直分异也较明显。福建省南北分界示意图

福建水系密布,河流众多,河网密度达0.1公里/平方公里。全省河流除交溪(赛江)发源于浙江,汀江流入广东外,其余都发源于境内,并在本省入海,流域面积在5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共有683条,其中流域面积在5000平方公里以上的主要河流有闽江、九龙江、晋江、交溪、汀江5条。闽江为全省最大河流,全长577千米,多年平均径流量为575.78亿立方米,流域面积60992平方公里,约占全省面积的一半。由于属山地性河流,河床比降较大,水力资源丰富,水力资源蕴藏量居华东地区首位。

根据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数据,2010年全省土地总面积1239.34万公顷,其中:农用地面积1095.55万公顷,建设用地面积72.92万公顷,未利用地面积70.87万公顷。农用地中,耕地面积133.85万公顷。[19] 

耕地主要集中在沿海平原、沿河流域、山间谷地与低丘陵梯田等地。红壤、黄壤为福建省主要土壤类型,砖红壤性土与砖红壤化红壤也有分布。

主要河流有闽江、晋江、九龙江、汀江、木兰溪。由于降水丰沛,全省河川年径流量达1168亿立方米(闽江水量超过黄河)。多数河流落差大且水流湍急,水力理论蕴藏量达1046万千瓦,可装机容量705.36万千瓦。沿海平均可利用的潮水面积约3000多平方千米,可供开发利用的潮汐能蕴藏量在1000万千瓦以上。

陆地海岸线长达3752千米,居全国第二;海岸线曲折率1:7.01,居全国第一位。曲折的海岸线形成大小港湾125个,其中深水港湾22处,可建5万吨级以上深水泊位的天然良港东山湾、厦门湾、湄洲湾、兴化湾、罗源湾、三沙湾、沙埕港等7个,重要的海港有福州港、厦门港、泉州港等。沿海大于500平方米的岛屿1321个(其中有居民岛屿98个),居全国第二位,占全国的1/5。[19] 

福建的森林覆盖率为65.95%,居全国首位。拥有1.15亿亩的森林面积,全国六大林区之一。有的已辟为自然保护区,如三明莘口格氏栲保护区、建瓯万木林保护区、福建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漳江口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福建林区可分为中西部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区和东部亚热带季风雨林区。

福建省属于环太平洋成矿带中的重要成矿区之一,矿产资源比较丰富。截至2001年底,福建省已发现矿种118种,主要矿产有铁、锰、铜、铅锌、钨、钼、铌钽、金、银、无烟煤、石灰岩、萤石、叶蜡石、石英砂、高岭土、饰面用花岗岩等。其中已探明储量75种,能源3种、金属34种,非金属36种,水气2种。探明各类矿床近1000个,其中中型矿床100个,大型矿床60个,矿产潜在价值2400亿元以上。[21] 

福建地处泛北极植物区的边缘地带,是泛北极植物区向古热带植物区的过渡地带。全省分布有高等植物4703种,约占全国的14.3%,其中蕨类382种、裸子植物70种、被子植物4251种;其中兰科植物有60属119种6变种。此外,有苔藓361种、真菌486种。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植物有52种,其中:国家Ⅰ级7种,国家Ⅱ级45种;列入福建省第一批地方重点保护珍贵树木的有25种。全省可供开发利用的野生植物达3000多种。[19] 

常住人口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福建省常住人口为36894216人,同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2000年11月1日零时的34714835人相比,十年共增加2179381人,增长6.28%,年平均增长率为0.61%。

2017年末全省常住人口3911万人,比上年末增加37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2534万人,占总人口比重(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64.8%,比上年末提高1.2个百分点。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7.78%,比上年末提高2.25个百分点。全年出生人口58.4万人,出生率为15.0‰;死亡人口24.1万人,死亡率为6.2‰;自然增长率为8.8‰。[9] 

家庭户人口

2010年福建省常住人口中共有家庭户11206844户,家庭户人口为33397662人,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2.98人,比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3.53人减少0.55人。

年龄构成

2017年末福建省常住人口中,0-14岁人口为645万人,占16.5;15-64岁人口为2922万人,占74.7;65岁及以上人口为344万人,占8.8%。

城乡人口

2014年福建省常住人口中,居住在城镇的人口为21064429人,占57.09%;居住在乡村的人口为15829787人,占42.91%。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城镇人口增加6632419人,乡村人口减少4453038人,城镇人口比重上升15.52个百分点。

流动人口

2014年福建省常住人口中,居住地与户口登记地所在的乡镇街道不一致而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11074527人,其中市辖区内人户分离的人口为830446人。具有外省户籍的迁入人口为4313602人。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居住地与户口登记地所在的乡镇街道不一致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增加5163304人,增长87.35%,具有外省户籍的迁入人口增加2168334人,增长101.08%。

地区

人口数

比重(%)

人口密度(人/平方公里)

福建省

36894216

100

298

福州市

7115370

19.29

581

厦门市

3531347

9.57

2078

三明市

2503388

6.78

109

泉州市

8128530

22.03

720

南平市

2645549

7.17

101

宁德市

2821996

7.65

210

以上数据来自六普常驻[22] 

受教育程度

2010年福建省常住人口中,具有大学(指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为3084679人,具有高中(含中专)文化程度的人口为5119376人,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人口为13977607人,具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人口为10994776人(以上各种受教育程度的人包括各类学校的毕业生、肄业生和在校生)。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每10万人中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由2967人上升为8361人,具有高中文化程度的由10602人上升为13876人,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由33708人上升为37886人,具有小学文化程度的由38317人下降为29801人。

福建省常住人口中,文盲人口(15岁及以上不识字的人)为899845人,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文盲人口减少1600503人,文盲率由7.20%下降为2.44%,下降4.76个百分点。[22] 

福建省常住人口中,主体民族汉族为36097361人,占97.84%;各少数民族人口为796855人,占2.16%。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汉族人口增加1962607人,增长5.75%;各少数民族人口增加216774人,增长37.37%。

少数民族中:畲族人口36.55万人,占福建省少数民族人口的45.87%,占全国畲族人口的51.58%,是全国畲族人口最多的省份;回族人口11.6万人,占福建省少数民族人口的14.56%;高山族人口423人,约为大陆高山族人口的10.55%,是大陆高山族人口较多的省份。福建省少数民族人口万人以上的县(市、区)19个,千人以上的乡(镇、街道)150个,有19个民族乡(其中:畲族乡18个,回族乡1个)和一个省级民族经济开发区(福安畲族经济开发区),567个少数民族村。[19] [23] 

省委书记:于伟国[24] 

省长:唐登杰

副省长:张志南(常务副省长)、杨贤金、李德金、田湘利、郑建闽、郭宁宁、林宝金[25-28] 

秘书长:黄新銮[29] 

2018年福建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804.04亿元,比上年增长8.3%。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2379.82亿元,增长3.5%;第二产业增加值17232.36亿元,增长8.5%;第三产业增加值16191.86亿元,增长8.8%。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6.7%,第二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8.1%,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5.2%。全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91197元,比上年增长7.4%。[30] 

2018年福建省一般公共预算总收入5045.43亿元,比上年增长7.4%,其中,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007.36亿元,增长7.1%;一般公共预算支出4836.67亿元,可比增长9.8%。全省(含厦门)税收收入(含海关代征)4824.1亿元,增长8.7%。[30] 

2018年农林牧渔业完成总产值4229.43亿元,比上年增长3.5%。粮食种植面积1250.27万亩,比上年增加0.44万亩。全年粮食产量498.58万吨,比上年增加11.43万吨,增长2.3%。[30] 

2018年全部工业增加值14183.20亿元,比上年增长8.9%。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9.1%。在规模以上工业中,分轻重看,轻工业增长8.9%,重工业增长9.2%。[30] 

2018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3537.14亿元,比上年增长16.1%。[30] 

2018年全社会建筑业实现增加值3080.96亿元,比上年增长6.6%。实现利润385.40亿元,增长13.8%。[30] 

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12.1%。[30] 

2018年房地产开发投资4940.34亿元,比上年增长3.0%。年末商品房待售面积1879.13万平方米,比上年末减少200.46万平方米。[30] 

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4317.43亿元,比上年增长10.8%。[30] 

2018年进出口总额12354.3亿元,比上年增长6.6%。其中,出口7615.6亿元,增长7.1%;进口4738.7亿元,增长5.8%。[30] 

2018年新设外商直接投资企业2419家,比上年下降。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305.3亿元(折44.5亿美元),增长3.0%。[30] 

2018年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实现增加值1889.68亿元,比上年增长8.3%。[30] 

2018年完成邮电业务总量2523.03亿元,比上年增长93.9%。年末全省电话用户总数5286.3万户,其中:固定电话用户732.7万户;移动电话用户4553.5万户。[30] 

2018年接待入境游客901.24万人次,比上年增长16.2%。国际旅游外汇收入90.92亿美元,增长19.8%。接待国内旅游人数45138.93万人次,增长20.3%;国内旅游收入6032.95亿元,增长32.0%。旅游总收入6634.58亿元,增长30.5%。[30] 

2018年末,全省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45812.94亿元;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46503.45亿元。境内A股上市公司133家,市价总值14122.70亿元;上市公司B股数量为1家,市价总值4.34亿元。全年内外资保险公司保费收入1081.4亿元;支付各类赔款及给付315.3亿元。[30] 

2018年末,全省文化系统共有艺术表演团体69个,全省共有公共图书馆90个,文化馆97个,博物馆98个。共有影院295个,银幕1659块,年度电影票房20.1亿元。广播电台4座,电视台5座,广播电视台68座,教育电视台1座。有线电视用户732.97万户,均为有线数字电视用户。年末广播节目综合覆盖率为99.04%;电视节目综合覆盖率为99.19%。[30] 

全年出版图书4274种,总印数1.08亿册;报纸46种(不含校报、副版),总印数7.97亿份;期刊176种,总印数0.24亿册;音像电子出版物74.12万盒(张)。年末全省共有各级各类档案馆120个。[30] 

2003年由福建省人民政府、福建省教育厅,向社会公布福建省重点建设高校名录。[32] 

全年研究生教育招生1.88万人,在校生5.31万人,毕业生1.22万人。普通高等教育招生23.86万人,在校生77.24万人,毕业生20.43万人。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率为97%。中等职业教育(不含技工校)招生12.29万人,在校生33.58万人,毕业生10.78万人。全省普通高中招生21.08万人,在校生63.39万人,毕业生20.61万人。初中招生45.17万人,在校生128.71万人,毕业生37.14万人。普通小学招生60.84万人,在校生321.39万人,毕业生45.70万人。特殊教育招生0.40万人,在校生2.51万人,毕业生0.39万人。学前教育在园幼儿168.41万人。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为98.6%,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96.8%。[30] 

所在地区

办学类型

福州

公办,福建省和教育部共建,211工程

公办,福建省和教育部共建

公办,福建省、农业部和国家林业局共建

公办

公办

公办

公办

公办

泉州

公办,中共中央统战部直属

民办

民办

民办

公办,教育部直属,985工程、211工程

公办

民办

龙岩

公办

三明

公办

南平

公办

宁德

公办

资料来源于福建教育厅[33]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福建后,即在福州、厦门等城市成立人民解放军军事管制委员会,并以随军部队卫生人员为骨干先后在各地接收了国民党政府遗留的卫生机构。当时,福建面临多种传染病的严重威胁。1949年9月,福建省人民政府卫生厅成立,加强了对卫生行政的领导。在“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和团结中西医”的卫生工作方针指引下,逐级成立防疫委员会,由各级党政负责干部参加领导,重点抓了严重危害人民健康的疫病的防治,加强海港检疫工作,真正行使国境卫生检疫主权;推广新法接生为中心的妇幼保健工作,保护母婴安全;颁布个体开业医管理暂行规则,初步进行卫生基层建设,加强卫生行政管理;开展卫生宣传,并加强医学教育工作,培养各类急需卫生人才。接着,接管了教会办的医院和护士、助产职业学校等,实行新的卫生管理体制。1952年,在抗美援朝中,为响应毛泽东提出的“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的号召,全省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省、地、市、县政府普遍建立了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吸收各有关部门参加协同作战,认真贯彻执行“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卫生工作方针。各地(市)、县卫生科、局也于50年代初陆续建立。同时还鼓励本省大型企业部门创办职工医院,极力扶持侨办医院,为进一步开展卫生工作打下基础。由于采取领导、专业人员和群众相结合的方法,又吸取了已有的防疫经验,很快就消灭了霍乱和天花,控制了鼠疫的流行。

到1988年底,全省城乡共有各种卫生机构28327所(包括村卫生所16967所,个体开业医诊所6484所),卫生技术人员共计141095人(含村卫生员30906人),其中高级职称达2208人。经过近四十年的努力,全省卫生状况已大大改善,发病率、死亡率已大大下降,孕产妇死亡率为5.1/万,婴儿死亡率为30.74‰。疾病谱、死亡谱都已发生了重大变化,肿瘤、心血管、脑血管疾病上升到前几位。各种传染病已从50年代的首位,下降到第十位,平均期望寿命已从1949年的35岁延长到70.75岁,人民健康水平已大为提高。[34] 

2018年末,全省共有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2.76万个,其中医院646个,卫生院881个,村卫生室18379个。年末共有卫生技术人员24.50万人,其中执业(助理)医师9.04万人,注册护士10.88万人。年末共有医疗机构床位19.35万张,乡村医生和卫生员2.5万人。[30] ,

居住在这里的先民留下的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中,就已呈现原始技术的萌芽。商周时期的出土文物中,有代表性的是几何形印纹陶器。秦汉以后,中原文化逐渐传入。晋代以至隋唐,大批中原人民入闽,带来先进的文化和生产技艺。宋代,随着经济和社会的进步,福建的科学技术,和全国同时进入发展的高峰,尤其在桥梁建筑、水利工程、航海造船等方面具有特色。明清两代的多次海禁,束缚了福建海上交通和对外贸易的发展,但福建在数学、博物、医学等学术领域仍有很多成就。鸦片战争以后,西方近代科学文化不断传入。福建成为中西文化交汇的前沿,造就了大批科学技术人才。由于帝国主义侵略以及政治腐败,腹地交通闭塞,资源不得开发,知识分子无用武之地,福建的科学技术也因而停滞不前。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科学技术事业十分重视,在经济恢复和经济建设的同时,培养了科技人才,组织了科技队伍,建立了科研机构,制订了长期科学技术发展规划,开展群众性农业科学实验和工业技术革新运动,促进了经济建设和科技进步。改革开放以后,福建经济迅速发展,科技事业也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时期。[35] 

2018全年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预计620亿元,全省已布局建设18家省级产业技术研究院和31家省级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10个、省级重点实验室204个、国家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7个、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527个、省级新型研发机构70家。建设国家专业化众创空间备案示范3家、国家备案众创空间52家、省级众创空间215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备案166家,孵化面积325.8万平方米,在孵企业5003家、在孵企业员工总数8.47万人。全省入库备案科技型中小企业3344家、省高新技术企业904家。新认定高新技术企业746家,总数3800家;新增国家企业技术中心8家、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6家,新认定省级企业技术中心50家;新认定省科技小巨人领军企业522家,总数1823家。全省专利申请166610件,专利授权102622件,其中,发明专利申请37216件,发明专利授权9858件,截至2018年底,全省共拥有有效发明专利38522件,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9.85件。全年共登记技术合同7753项,成交额110.9亿元。[30] 

2018年末全省共有国家级地面气象观测站70个,高空气象观测站4个,天气雷达站9个,风廓线雷达站17个,大型海洋气象浮标站7个。共有地震前兆台站(点)43个,前兆测项405个,测震台站(点)120个,强震动观测站位(点)123个,GPS观测基准站61个。共有716个海洋环境监测站位、13个重点监测区域、17个重点海域的17个生物质量样品、5个海漂垃圾监测区域,共有29个海上水文气象观测浮标站位、36个沿海自动验潮站、1对中程高频地波雷达站、1套卫星遥感监测系统、1套海床基观测系统、5套船基自动站、1套海岛基站。审批通过公开出版地图185件。[30] 

2018年,,福建省运动员在世界三大赛中共获得8金6银5铜,在全国最高级别比赛中获得41金39银45铜。在第十八届亚运会上,我省12人次获得金牌、8人次获得银牌、4人次获得铜牌。为民办实事项目新建110个城市社区多功能运动场、50个社区室内健身房、60个笼式足球场和30个门球场、3个体育公园。开展全民健身运动会3700场,共有180万人次参加。全省社会体育指导员人数达到8万余名。新增省级体育产业特色基地4个、示范单位13个、示范项目12个。全年销售体育彩票121.03亿元。[30] 

2018年,福建民航完成货运量26.98万吨,比上年增长9.5%;完成货物周转量7652.89亿吨公里,增长12.8%。完成客运量51434.96万人,比上年增长4.9%;完成旅客周转量1153.28亿人公里,比上年增长6.5%。[30] 

1950年代起,由于地形多山并长期处于战备状态,福建铁路发展步履艰难。21世纪以来,按照“构筑高速铁路,加强出海通道,贯通区域线路,完善海西路网”的总体思路,海峡西岸经济区将着力构建“三纵六横九环”的海峡铁路网。

截止2018年12月,福建省已建与在建铁路有:峰福铁路、鹰厦铁路、赣龙铁路、梅坎铁路、漳泉铁路、温福高速铁路、福厦高铁、福厦铁路

2015年6月28日,省内首条设计时速300km的高速铁路——合福高铁正式开通运营。[37] 

其中在建铁路有:福平铁路、浦建龙梅铁路、衢宁铁路、福厦高速铁路、兴泉铁路。[38] 

古时候,福建与中原交通闭塞,开发较晚。见诸记载的,在秦汉以后才有与邻省的通道。三国孙吴五次进攻福建,促进福建道路的开辟。唐乾符五年(878年),黄巢率部入闽“刊山七百里”,为闽浙开辟一条新通道。唐宋时期,福建驿道发展,邮驿制度渐趋完备;到了清代,形成较完善的陆路交通网。但由于境内高山连绵,河谷遍布,始终未能发展为车马大道。

1949年后,公路交通事业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前景。1950年,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公路建设。一方面,要完成华东支前公路修建任务,以支援解放大业,巩固海防;另一方面,又要全面恢复被破坏的公路,以支援工农业生产的恢复与发展。至1952年底,胜利完成了支前、恢复时期公路重点建设任务。1954年底,已全面完成原有公路的恢复改造任务,公路技术状况明显提高,公路面貌焕然一新。1955年,开始进入大规模的新线公路建设时期,至1957年底,全省通车里程已达6034公里,不通公路的县份只剩下5个。这是福建公路发展的高峰年代,它奠定了福建公路的基本骨架。1958年,在贯彻执行“全党全民办交通”和“地群普”(即依靠地方、依靠群众,普及为主)修路方针中,县乡公路迅速发展,年底便实现了县县通公路。1960年底,全省公路总里程达13269公里,使80%的人民公社(乡镇)和55%的生产大队(村)有了公路。1966年至1976年,公路建设受到“文化大革命”干扰,处于曲折发展状态。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从封闭式的靠养路费投资转变为开拓式的多层次、多渠道、多形式的集资修筑公路;从过去比较单一发展公路网转变为重视向外辐射发展与铁路、水运、航空等综合运输联网。使福建由一个陆上交通十分闭塞、落后的省份,建成一个以省会为中心,连接全省各地市县、工矿基地、主要港口、旅游胜地的四通八达的公路网。[39] 

福建背山面海,港澳萦环,岛屿错落。海岸线北起福鼎沙埕之南山关,南延诏安宫口之西端,直线长度535公里,曲线长达3324公里,沿海岛屿达1400多个。蜿蜒曲折的海岸线和星罗棋布的岛屿形成众多的优良港湾,其中可供5~10万吨轮船通航的港湾有沙埕湾、三都湾、罗源湾、福清湾、兴化湾、湄洲湾、厦门湾、东山湾等处。[40] 

截至2019年12月,福建省已开通福州地铁、厦门地铁两个城市地铁系统。其中,福州地铁运营线路共有2条,即福州地铁1号线、福州地铁2号线。里程总长为55.09千米,共设车站43座。厦门地铁运营线路共有2条,即厦门地铁1号线、厦门地铁2号线。里程总长71.9千米,共设车站56座。

福建省历来以方言复杂著称。全国汉语方言有七大类,福建境内就占有其中之五——闽方言、客方言、赣方言、吴方言和官话方言。方言的形成主要是由于社会的分裂、人民的迁徙、民族的融合和地理的阻隔。福建境内现存的各种方言都有自己独特的形成过程。福建省汉语方言图

从总的方面说,就古民族和古方言的源流而论,福建方言是多来源的;就方言差异的积存和共同语的影响而论,福建方言是多层次的;就内外关系及其相互作用的结果而论,福建方言是多类型的。[41] 

到了秦汉时期,福建农业生产有了发展,稻米是主食,鱼、蛤、果品类为副食,《史记·货殖列传》载:“楚越之地,地广人稀,饭稻羹鱼,或火耕而水耨,果杧蠃蛤”。“楚越”即包括福建。时人粮食略有剩余,用于酿酒。

汉代以后,中原汉人陆续迁徙入闽,他们带来了中原的作物及其食俗,麦子成为主要食品之一,人们还种植大豆等作物。唐宋以后,随着福建经济的迅速发展和海上贸易的繁荣,福建饮食品类大大丰富,菜肴的烹调也讲究起来。明代中后期,甘薯从海外传入,成为福建部分地区的主食之一。

明清以后,闽菜逐渐形成特色。风味小吃更以花色多、品味佳而享誉国内,并且形成不同的地区特色。

在待客习俗方面,除请客喝茶外,煮蛋请客也是共有的习俗。在宴席习俗方面,近现代以来,渐趋奢华,且有诸多规矩。在民间,还流行不少饮食禁忌。在福建饮酒品茶已有数千年历史,特别是饮茶,已成人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唐宋以来,“斗茶”之风甚盛,闽南的“茶道”和客家的“擂茶”享誉海内外。[42] 

福建人却与蛇有着不解之缘。千百年来,蛇深刻影响着闽人的宗教信仰、民俗风情和精神文化,形成独特的崇蛇文化习俗。[45-46] 

福建自古称“闽”,“闽”的意义就是门内供着一条蛇。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并不把它归为“门”部,却归之“虫”部,释义是“闽,东南越,蛇种”。古代百越的越族一个主要分支——闽越族生活在闽江流域和东南丘陵和沿海多蛇地区,以蛇为本氏族的象征,或以蛇为图腾,认为蛇是本氏族的祖先加以顶礼膜拜,因此闽越族在很长一段时间保留着崇蛇风俗,“披发文身,以像鳞虫”,有断发文身习惯,把蛇形刻画于身上,以祈求避免遭受凶猛动物的侵害。

蛇形图腾崇拜的习俗,已成为闽文化的标志之一。大量文献和考古发掘都证明闽越人盛行崇蛇之风,武夷山汉城遗址 发现了蛇形装饰图案的瓦当、雕有蛇图的铜铎残片。在三千年前福建青铜时代的陶器上,就充满蛇图腾的印记——陶器上有蛇形堆塑,陶器表面有蟠虺纹饰,及仿蛇皮花纹的各种几何图案。华安县马坑乡草仔山、诏安县官陂镇溪口村等地也发现蛇形石刻,充分显示早期闽越人对蛇信仰与崇拜的鲜明特征。东汉的《吴越春秋》、《越绝书》等文献,无不记述闽越人的蛇图腾。

西汉后,人们将蛇移画于船帮上,从此闽船必画有一蛇,清初郁永河《海上纪略》载:“凡闽船中,必有一蛇,名曰‘木龙’。”闽中及闽东一些地方的妇女,流行发髻上插蛇簪奇俗,蛇簪由银子制成,花式繁复,基本样式是一条高昂着头的小蛇。为突出小蛇形象,闽中妇女常把头发盘成多股辫子,远远望去,宛如一群黑亮的蛇拥簇一条白亮的小蛇,极为诡异。这种蛇簪实际上是缩小了的古代闽越族徽——一只飞腾的蛇,她们插戴蛇簪,以示“不忘其祖”。

福建民间保留很多与蛇有关的民俗风情,许多地方都建有蛇王宫庙,以崇祀蛇神,保留的有长汀罗汉岭、南平西芹、闽侯洋里及永春等地的蛇王宫,福清、莆田一带的蛇王庙则被称为“青公庙”。平和县文峰镇三坪村,流行“人蛇共寝”之俗。当地生长一种黑色无毒蛇,家家把它视为庇护之神,称之为“侍者公”。闽北的延平、闽东的古田和尤溪等地,仍保留上古的崇蛇习俗。闽西长汀、永定等地的蛇王神被视为能“听断严明,主持公正”,过去民众有纠纷,就到蛇王神前表白起誓。  浓郁质朴的蛇文化,渗透闽人的民风民俗,从形体上看,蛇与龙相似,在十二生肖中,民间称蛇为“小龙”,俗信龙是由蛇演变成的。在福建民间,各地广泛流传人与蛇结合的美丽故事,如“蛇郎君”故事中的蛇郎君,是一个善良的君子,人们据此改编成闽剧《花鸟记》,深受闽台人民喜爱。

除“闽”之外,福建还有过“七闽”、“八闽”之别称,现习惯称“八闽”。“七闽”最早记载见于《周礼·夏官·职方氏》,书中说:“职方氏掌天下之图,以掌天下之地,辨其邦、国、都、郫、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七闽”起初是专指周朝时散居在今福建和浙江南部的七支以蛇为图腾的闽族后裔部落,如唐代的贾公彦所作的《周礼疏》中说:“叔熊居濮如蛮,后子从分为七种,故谓之七闽也。”后来演变成泛指福建。

所谓“八闽”,是因为宋朝时称为福建路,置福州、建州、泉州、漳州、汀州、南剑六个州及邵武、兴化二个军,共计有八个同级行政的机构,因而得名。

闽东

闽东,指福建东部闽江中下游及东北部山区的广大区域,临台湾海峡和东海,行政上包括福州和宁德。其中福州五区八县和宁德的古田、屏南两县通行福州话,宁德的其他县市多通行福安话。此外中国台湾管辖的连江县(马祖列岛)亦属于闽东。

闽中

指莆田,以及三明的部分地区。三明市市区辖梅列、三元两区,包括永安市、尤溪、大田、明溪、清流、宁化、沙县、泰宁、将乐、建宁9县。大田通行闽南和闽东方言,三明、永安、沙县通行闽中方言,宁化、清流通行闽西客家方言,泰宁、将乐、建宁、明溪、邵武通行闽赣方言,尤溪则通行闽东方言,而非闽南方言。莆田市包括仙游县和城厢区、荔城区、涵江区、秀屿区。

闽南

闽南,指福建南部九龙江、晋江流域的区域,临台湾海峡,行政上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厦门、漳州、泉州三地,经济较为发达,故又有闽南金三角之称。此外,中国台湾管辖的金门县亦属于闽南。

闽南地区为著名侨乡,漳、泉两地移民,又称河洛人,是大多数海外华人和台湾河洛人的祖籍地。通行河洛语。

西部毗邻闽西地方,与客家地区过渡,亦有客家话分布点,如:诏安县秀篆、官陂、霞葛、太平、红星等乡镇、云霄县、南靖县、平和县的部分地区,本地区的客家人亦有人移民到台湾。

闽北

闽北,指福建北部的闽江上游地区,武夷山脉北段的东南侧、戴云山脉西北侧。行政上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南平地区以及三明的部分地区;东靠宁德市、西对江西省上饶市和鹰潭市、南挨三明市、北临浙江省丽水市。是海外华人的祖籍地,通行闽北语。

闽西

闽西古代指福建最西端的州郡汀州,除龙岩城区和漳平外,其余各县均为客住县,偶有山客,即畲族,系客家四州之一,此地也为移民台湾、南洋、四川等地之客家祖籍地之一,以武平县刘光第,永定县吴伯雄等为代表。则指福建最西边的地市龙岩市。永定土楼为世界文化遗产。

福州特产:寿山石、牛角梳、橄榄、福桔、龙眼、闽姜、芙蓉李、茉莉花茶、脱胎漆器、木画、木雕、纸伞、贝雕、瓷器等。

莆田特产:盛产鳗鱼、对虾、梭子蟹、丁昌鱼等海产品,水果当中龙眼、荔枝、枇杷、文旦柚“四大名果”驰名中外。

漳州特产:水仙花、茶花、兰花等“三大名花”和青梅、芦柑、荔枝、天宝香蕉、龙眼、平和蜜柚、菠萝等“七大名果”;还有各种海产干货、片仔癀、八宝印泥、片仔癀珍珠膏、珍贝漆画饰板、水仙花牌风油精,布袋戏等。

龙岩特产:连城地瓜干、连城白鹜鸭、连城兰花、龙岩花生、长汀豆腐干、上杭萝卜干、武平猪胆干、永定菜干、河田鸡等。

泉州特产:各种瓜果、名木花卉、德化瓷器、惠安石雕、安溪乌龙茶(安溪铁观音)、老范志万应神曲、永春老醋、源和堂蜜饯、泉州木偶头、永春漆篮、人造花等。

厦门特产:各种亚热带瓜果、馅饼、鱼皮花生、菩提丸、青津果、厦门珠绣、漆线雕、厦门彩塑、厦门瓷塑、香菇肉酱、厦门药酒、海产干货等。

南平特产:武夷岩茶(大红袍)、竹笋、香菇、莲子

宁德特产:茶叶、食用菌、四季柚、槟榔芋、晚熟荔枝、晚熟龙眼、油柰、无核柿、板栗等畅销海内外,宁德还盛产大黄鱼、石斑鱼、对虾、二都蚶、剑蛏等海珍品。福建土楼

福建的旅游资源丰富而且独特。厦门市鼓浪屿风景名胜区(2007年)、南平市武夷山风景名胜区(2007年)、福建省土楼(永定·南靖)旅游景区(2011年)、福建省三明市泰宁风景旅游区(2011年)、泉州市清源山景区(2012年)、宁德市白水洋-鸳鸯溪旅游区(2012年)、宁德市福鼎太姥山旅游区(2013年)、龙岩市古田旅游区(2015年)、福州市三坊七巷景区(2015年)等9个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景色奇异秀丽。[47] 

城市

著名景点

福州

三坊七巷、鼓山涌泉寺、福州仓山旧领事馆区遗址、福州西湖、马尾船政学堂、福州熊猫世界、福州国家森林公园、石竹山、青云山、海坛岛

厦门

鼓浪屿、园林植物园、集美嘉庚公园、海沧大桥旅游区、日月谷温泉主题公园、天竺山森林公园、胡里山炮台、园林博览苑、同安影视城、翠丰温泉旅游区、海沧青礁慈济祖宫景区、北辰山旅游景区、方特梦幻王国、环岛路、中山路步行街、南普陀寺、厦门大学、台湾民俗村、五缘湾湿地公园、梵天寺、大嶝小镇·台湾免税公园、灵玲国际马戏城

宁德

白水洋、太姥山、白云山(世界地质公园)、翠屏湖、临水宫

龙岩

古田会议会址、冠豸山、永定土楼(世界文化遗产)、汀州古城墙、汀州试院

泉州

五里桥、清源山老君岩、崇武古城、清净寺、洛阳桥

三明

桃源洞、天鹅洞、狐狸洞、泰宁丹霞地貌(世界自然遗产)

莆田

广化寺、南少林寺、湄洲岛、九鲤湖

南平

武夷山(世界自然与文化双遗产)、万木林及归宗岩风景区

古代

宋代前:无诸、陈宝应、陈元光、王审知、留从效、陈洪进、李仁达、董奉、欧阳衮、百丈怀海、黄檗禅师、本寂

宋元:朱熹、李纲、宋慈、苏颂、蔡襄、蔡京、曾公亮、章惇、吕惠卿、柳永、刘克庄、张元干、杨亿、吴激、郑思肖、谢翱、萧德藻、黄升、黄公度、敖陶孙、严羽、郑樵、郑侨、袁枢、杨时、游酢、胡寅、胡安国、胡宏、罗从彦、蔡元定、蔡沈、陈普、真德秀、陈淳、郑文宝、吴充、黄潜善、章得象、曾慥、杨载、陈文龙、蒲寿庚、陈友定

明代:李贽、俞大猷、郑芝龙、郑成功、郑经、陈永华、叶向高、杨荣、黄道周、张瑞图、边景昭、王慎中、曹学佺、何乔远、谢肇淛、陈第、郑善夫、何朝宗、隐元、邓茂七

清代:洪承畴、施琅、林则徐、李光地、蓝鼎元、黄慎、伊秉绶、华岩、上官周、余怀、梁章钜、郑孝胥、沈葆祯、陈宝琛、陈衍、林云铭、张际亮、林昌彝、潘振承

近现代

林纾、严复、辜鸿铭、林觉民、方声洞、冰心、邓拓、林语堂、郑振铎、林徽因、梁遇春、萨镇冰、萨师俊、马约翰、林森、林祥谦、郭柏荫、黄乃裳

现当代

文人学者:余光中、舒婷、郑敏、蔡其矫、杜运燮、彭燕郊、鲁藜、汪国真、郑天挺、蔡尚思、谢冕、刘再复

娱乐/体育领域:钟子炫、姚晨、陈赫、李炜、张静初、梁静、叶一茜、林丹、何雯娜、黄珊汕、张国政、张湘祥、石智勇、陈忠和、欧豪。[48]